文章

史蒂夫·基德:核工业反思 “为何”与“怎样”改造核经济?

发布时间:2017-1-10 17:42 原作者:[英]史蒂夫·基德(Steve Kidd)   来自: 核工程师_新浪博客

作者:[]史蒂夫·基德(Steve Kidd

翻译:镜清(核工程师)

译者注:著名核能杂志《国际核工程》1111日发表原铀协会-世界核协会(WHA)战略与研究主任、独立核顾问与经济学家、核评论专栏作家史蒂夫·基德(Steve Kidd)的评论“为何与怎样改造核经济?”看过,但没有深入思考。原因是基德先生的某些观点不那么“流行”。例如他对核工业强调核能的“环境”作用表示“反感”并对某些环保人士转而支持核能持“不信任”态度。直到美国核能研究所(NEI SmartBrief)提示说“核能必须展示它比减排更有用”,“核工业必须进一步发展和强调减排之外的各种利益,”才重新思考基德先生的观点,进而把这篇文章翻译过来。

反复阅读基德先生的这篇文章和他以前发表的许多评论,结合世界核能发展的现实,站在核工业的立场反思,或许不得不承认,基德先生“用心良苦”。影响核能的主要问题是经济问题,怎样使核能让社会舆论接受“依然是个有吸引力的能源选择”,不能“怨天怨地”,还应从“内部”找原因,想办法,解决“真实”的安全问题并把成本降下来。因此,在目前国内形势下,核工业还强调铀资源供应“困难”,还要花几千亿、用十几年“引进”乏核燃料“后处理”和“再循环”技术,是否有点“舍近求远”,使核工业经济“雪上加霜”?

译者的水平有限,更希望读者多怀疑,对照《国际核工程》原文思考,会有更多感受。

以下是译文。

 

普遍承认,目前影响核能的主要问题是经济。一方面,建造大型反应堆的成本很高而且逐步上升,还有随之而来的融资困难,发达国家在建的反应堆很少。另一方面,燃气发电机组更激烈的竞争和可再生能源发电份额不断上升,正在威胁着许多早就运行的核电站,尽管它们创建了低而稳定的运营成本记录。

英国欣克利点C项目达成最终投资决策的困难强调前者。即使放开的电力市场 “适应”,有助于投资大型和成熟的环保技术,但需要的资金额大、超前时间长,还有明显的超期风险,使之很难获得前进所需的资金。项目的收益可靠国家担保 (招致的批评认为,能源安全和减排可以通过更多的燃气电力和可再生能源实现),如果成本很高并预示会失控的话,也可能还不够。

围绕美国继续运行100座核反应堆的问题,说明现今还在运行核电机组的困难。可以延长20年,使它们的营业执照延到60(甚至80),认为它们是安全的,使之长期服役。也许有潜在的、有缺陷的电力市场设计的“伤亡”,但这个行业正尽一切努力,降低成本,从而改善它们的机遇。

从新堆的角度看,可以说,核工业相当特殊,承受着高度“政府干预”之苦。最终需要转向少量反应堆设计,使用充分国际化的供应链,才是安全、可大量廉价建设的。在正常行业内,这会通过失败的公司被蓬勃发展和盈利的公司兼并, “自然损耗”地进行,但目前核工业内似乎希望渺茫。各国政府认为核工业是“战略”行业,不会让竞争对手们没有“活路”。向其他国家出售核反应堆成为外交政策之“臂”,只会导致现行态势延续:到处有许多不同的公司提供太多的反应堆设计,订单很少。所有项目都可能太昂贵。

然而,有个核能产业的重要领域,情况截然不同。今天铀和铀浓缩市场竞争非常激烈,价格比原先水平急剧下降。这就确保大量发电有廉价而丰富的燃料,维持核能的关键优势。一个流行的神话(确切说是“迷思”)说,铀是一种地质上稀缺的商品,很难开采;更“莫名其妙”的是有“神奇”的力量,因而可能非常昂贵。但在实际上,铀相当丰富,也不难与原生矿物分离。因此,应该预期相当便宜。但历史上围绕它的许多负面问题和情感,现已被抛弃。实际上铀与其他商品没有不同,行情“有涨有落”。

浓缩不再是贸易保护主义窃据的“特殊”技术,情感使价格降得更低。今天离心机技术的优势取代了原先的气体扩散装置,意味着为生产所需浓缩铀,廉价分离工 (SWU)竞争强调铀浓缩的真相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多年来浓缩价格通过GDP高成本与政府保护相结合,保持过高水平,用来维持运营。证明这么做正确的理由是核不扩散和国内就业观的混合物。因此,浓缩是核经济实力似乎“胜出”的 “非同一般”的例子。一旦掌握了离心机技术,生产大量SWU不特别困难,价格取决于现在普通离心机厂的“边际”运营成本。

核经济问题本质上在于人们的“核恐惧”,而这确实对建造和运营核电厂的成本有重大影响。即使在公众舆论并不强烈反对新堆计划的地方(如英国和美国),获得和维持公众接受是工程项目成本的关键因素。国家监管机构“强加”给核电厂的负担,在融资条件中显然是实质性的,而从本质上说,它们就是公众的代表。如果公众对核能有很深的恐惧,或许通过观察其他国家的事故增强了恐惧,监管机构实际上有义务代表他们,采取行动,对新建或运营核电厂设置更高的“障碍”。

只要认为,任何辐射剂量的“增量”无论多么小,都可能有害,核工业界几乎没有机会实现它潜在的抱负。现在可以承认,未来的事故或许不可避免,但如果设定大量人口疏散 (就像福岛事故那样)将是其中的一部分,就不能声称各种后果“可控”。声称可对各种风险做出更公平、更合理的评估,但围绕辐射恐惧的问题,尤其是潜在的大规模人口离乡背井的“疏散”,格外难以处理。如果世界各地核反应堆的数量将是10002000,而不是今天的400,带有场外放射性释放的事故很可能比每25年左右发生一次更频繁。这个行业必须能够证明,这些都是可控的,没有严重的人类健康风险,但目前显然不能。

核工业仍然忙于实质性努力(通过新闻服务和网站提供信息),独自恳求人们保持“理性”。所有证据表明,将会失败。越来越多的人可能知道,核电站不排放许多二氧化碳,可以负担得起的价格,大量提供可靠的电力。但如为此要撤离他们的“家园”,即使机会很小,也不会支持。否则,至少要和国内其他地方的同袍“机会均等”。很有可能,将来证明模块式小堆(SMR)有很多优点,超越目前流行的大型轻水堆,但如事故后有任何可能“撤离”,就永不会成功。至关重要的是,SMR变得广泛使用之前(也许只在政府了解可再生能源的限制时),公众对辐射有更好的理解,撤销当前监管制度的约束。所以,福岛核事故后讨论了那么多的“核品牌重塑”, 在世界如何看待核技术方面,真正实现完整的“范式转变”,显然不是简单的任务。公众当然需要对辐射更加“理智”,但是,在“什么安全,什么不安全”有更清晰的指导之前,核工业业“无路可走”。除非能消除公众的核恐惧, SMR和新堆设计的所有工作就是“虚耗”。只有那时,再从经济上看才开始“正确”,这个行业又可以前进了。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更好的敌人也许是足够好”。考虑围绕核能的恐惧,构建任何促进安全的东西,都对反应堆设计者造成巨大的压力。而监管部门施加这种压力,都被视为不考虑财务成本的“标准”。这可能使核能不经济。这么做的最新设计实际上会提供更多安全吗?如果确实如此,为什么不关闭之前所有反应堆的设计?迄今为止,这些机组的运行记录和不同发电模型死亡人数的所有计算结果暗示,继续运行非常安全。因此就反应堆设计而论,“更安全”的概念从根本上就有“缺陷”。

这个行业应对自身的经济问题,一直试图搭乘全球变暖的“快车”。我不是气候变化“否认者”,但这纯粹是个致命的干扰和错觉——从来没有人为减排建核电站。目前运行的400多个反应堆,都是为其他原因建造的。特别是期望输入非常有限的原材料,大量廉价而可靠地发电,也给它们所在地赋予更多的可靠能源。这的确是它们的最大成功,环境效益一直有点“偶然”。

出售某种技术,最不可能根据它“不做什么”。避免温室气体有许多不同的办法,就目前的情况而言,去年巴黎协议上几乎所有197个国家的代表,都把核能定位在“很长队列”的末尾。很可能随着可再生能源技术 (特别是太阳能)和储能的技术进步,还会进一步落后,除非核工业本身能脱离恐惧范式。尝试着与可再生能源倡导者做朋友基本上无用。环保人士本质上“反对”经济增长,而气候变化问题,现在看来不可避免地与更高税收和价格、更大和更多政府干预、更低经济增长和更少“可支配收入”的某种组合相联系。核能部门不要与其中任何一方相关,也不应花钱“讨好”任何一方。

避免碳排放不是核的“独特卖点”(USP),至少就理性分析能力而言,确实有这种和其他大量正面的特征。也有恐惧范式围绕着的“独特的负命题”(UNP)。国际辐射防护体系仅仅是它的“官方表现”,作为预防原则,正逐渐损毁这个本应充满活力的产业。如果人们恐惧而监管机构再确认它是正确的,就永远不会了解所有正面的信息。

从根本上讲,相信的人“无需证据”,不相信的人“没有充分的证据”。远离“蘑菇云”和詹姆斯·邦德的电影图像肯定很艰难,但过一段时间可以实现。没有速效的对策,但国际核工业需要战略上达成一致:使核能长期繁荣。公众舆论肯定是地方性的,即使有几个国家核能激起更多公众的赞许(如在英国),仍然有潜在的恐惧因素。现在确实迫切需要有个国际途径,借助通讯工具沟通当地文化和敏感性问题。

最后,核能当然需要挣脱束缚,变得更像其他工业部门。飞机制造业经常当作范例。空中旅行曾经是昂贵的奢侈品,只为少数人所用,但现在高度标准化的机群廉价地把人从一个地方送到另一个地方。空中旅行几乎已成了基本服务,因此更像提供电力。目前核能发电往往显得相当昂贵,但将来可以便宜很多。航空工业没有转向超音速运输机,因为有时“技术飞跃没有经济意义”。就像从AB或给家庭供电,有了最基本的东西,最有意义的是加以完善而不是“另起炉灶”。

 

依据资料:

Steve Kidd, Transforming nuclear economics – why and how? NEI, 11 November 2016

上一篇:努尔·白克力:构建符合中国国情的现代能源体系下一篇:提升监管能力 共筑安全防线

推荐阅读
原中核集团党组副书记李清堂 履新 中航工业集团董事、党组副书记
原中核集团党组副书记李清堂 履新 中航工业
4月21日,中国航空工业集团有限公司召开党组扩大会,
新核准3个核电项目的机组容量如何?后续部署来啦!
新核准3个核电项目的机组容量如何?后续部
4月20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
6台核电机组一次性核准!总投资1200亿!
6台核电机组一次性核准!总投资1200亿!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4月20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
痛别!潘际銮院士逝世 曾任秦山核电站工程顾问
痛别!潘际銮院士逝世 曾任秦山核电站工程
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中国科学院院士、国际著名焊接工
华龙一号海外首个工程两台机组全面建成投产
华龙一号海外首个工程两台机组全面建成投产
当地时间4月18日,我国自主三代核电华龙一号全球第四
“华龙一号”漳州核电1号机组常规岛主行车载荷试验圆满完成
“华龙一号”漳州核电1号机组常规岛主行车
4月15日18时18分,“华龙一号”漳州核电1号机组常规岛
精彩图片
  • 原中核集团党组副书记李清堂 履新 中航工业集团董事、党组副书记
  • 新核准3个核电项目的机组容量如何?后续部署来啦!
  • 6台核电机组一次性核准!总投资1200亿!
  • 痛别!潘际銮院士逝世 曾任秦山核电站工程顾问
    关注我们
  • 微信公众号:
  • NuclearNet
  • 扫描二维码加关注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联系我们|网站声明|中国核网-核能领域第一垂直门户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