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陈经:福岛之后,“核”去“核”从

发布时间:2017-2-17 10:15 原作者:陈经   来自: 环球时报

按国际核事件分级表,1986年4月26日苏联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事故与2011年3月11日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是人类历史上仅有的两次七级核事故。

核问题非常可怕也非常敏感,国际原子能机构非常不希望出事,所以对于没什么影响的“一般事件”和“异常”也分级了。切尔诺贝利和福岛都是七级特大核事故,但是严重程度还是有区别的,各方面综合来看,切尔诺贝利明显要重一些。但从某些方面来说,福岛事故也有比切尔诺贝利更恶劣的地方。

如果对比放射性物质泄漏的性质与总量。切尔诺贝利核反应堆整个炸毁,屋顶都炸开了一个洞,大量放射性物质从洞中直接飞到外面,没有任何防护。而福岛的反应堆没有炸毁,主要是大量含有放射性物质的污水泄漏,情况复杂得多。切尔诺贝利的辐射尘从空中飘到了全欧洲,福岛主要是辐射污水流入太平洋。由于人直接呼吸空气,切尔诺贝利辐射尘显得更为可怕,有60%的放射性物质落在白俄罗斯的土地上,当时的国际气氛明显更为紧张,全球多国包括离得很远的日本都在监控空气中的辐射粒子浓度。而福岛的污水放射性物质虽然可以经太平洋流到地球另一边的美国去,但是浓度很低,关注的人不多。据估计,福岛泄漏的放射性物质相当于切尔诺贝利的1/7,又经过整个太平洋的稀释,虽然性质上都是最大的七级事故,但程度要轻一些。

从短时间的直接伤亡上来看,切尔诺贝利事故一发生就有203人被立即送进医院,大部分是参与救灾的消防员与救护员。其中31人死亡,28人死于过量辐射,死状很惨。而福岛事故的直接伤亡并未引起关注,800多工作人员基本都跑掉了,没有传出伤亡。只有自愿救灾的“福岛50勇士”(实际是70人)仍在现场坚守,后来几天又增加到180多人,再几天后增加到了580人轮班。当时英媒报导说有5人死了,其实是地震发生时震死的工作人员。目前虽然有个别福岛救灾人员因辐射去世的传闻,但并没有可信报道。这也可以看出,切尔诺贝利事故的直接辐射伤害要可怕得多。

从长时间的间接伤亡以及对健康的影响上看,切尔诺贝利明显要重得多。绿色和平组织说的切尔诺贝利9万人死亡明显夸大不靠谱,世卫组织权威报告认为死亡人数最高可达4000人也不少。几十万人受辐射影响,有说上万重病者是辐射致病,还有20多万人致癌的说法,但这类估计很难说清楚。福岛目前放射性的长期影响没有可靠结论,但肯定没有切尔诺贝利这么严重。有报道说当地有30个孩子患上甲状腺癌,比事故前上升七倍,但也有医师说与辐射无关。可以肯定,以后即使有福岛核事故致死、致病的报道,数量与病重程度也会比切尔诺贝利小得多。

切尔诺贝利这么惨重的事故,对世界各国都敲响了最高级别的警钟。从此科学界与工业界对核安全问题极其重视,想出了很多办法与制度,提升各国的核能利用安全水平。核电站设计不断进步,升级了几代,从理论上就杜绝了损失惨重的核事故发生。例如一种设计是一旦出事,就自动将整个堆封起来防止外泄。有了这么多理论与工程实践的进步,人类社会对核电站的安全信心本应得到很大提升。

但是这种美好盼望,被福岛的又一次七级核事故无情打破。福岛事故距切尔诺贝利事故已经过去25年,日本完全有时间提升核电站安全级别。然而事故还是发生了,这直接导致各国对核电站的信心直线下降。全球多地爆发了反对核电站建设的运动。这对于核工业界是一次非常惨重的打击,直接责任人就是负责监管的日本政府,以及让事故越滚越大的日本核电企业。

切尔诺贝利事故发生时没有先例,苏联相关人员确实想不到会出这么大的事。事故瞬间爆发,没有时间反应。当时的核电站设计也落后,所以一下就炸穿了所有防护。但是事故发生后,苏联当局还是派了英勇的敢死队处理,不少救灾人员义无反顾地献出了生命,短时间内将事故现场封闭起来。事故主要是一开始就非常严重,后面没有更严重。一开始全球非常担心,但后来各种数据都说明事态没有继续恶化,可以安心评估事件影响了。

而福岛不是这个模式,虽发生了9级大地震,却完全有足够的灾害处理时间。一开始国际社会甚至不认为是大问题,后来发现福岛第一核电站有问题,也只认为是五级事故。如果当时日本政府提高警惕,立刻投入人力物力将反应堆封闭,不可能演变成七级事故。而日本政府与东电却麻木地应对,800多工作人员跑掉,只有所谓“福岛50勇士”第一时间留下,做了什么也说不清。甚至传出年轻人不愿救灾,只有老头志愿去送死的“励志”情节。

福岛现场的很多情况到现在依然不清不楚,导致流言纷飞。几天前又忽然传出现场辐射大增,机器人都只能坚持2小时的新闻。事故都过去这么多年了,还解决不了,这让人没法对日本的事故处理有信心。有些过于夸张的说法,如认为事故机组正持续反应烧穿防护,最后一级防护烧穿了就要出大事。就事论事地说,这类说法应该是不正确的,还是应科学评估,不要耸人听闻。但是日本当局应对不力,信息披露不明这些问题肯定存在,甚至可以说是性质恶劣的制度问题。不少中国人原本对日本社会制度评价较高,甚至有了过于美好的幻想,而福岛事故折射出日本社会的大问题,无情地粉碎了这种幻想。

不能因为福岛的灾害程度比切尔诺贝利轻,就说日本核能安全制度比苏联好。一个制度,造成了人类历史上排名第二的重大核事故,正确的反应是去问这个制度到底有多烂,而不是去和排第一的事故比较找优点。分析细节只会揭露更多日本制度问题,因为日本方面信息披露遮遮掩掩,某种程度比苏联还不如。例如日本农产品受污染情况就说不清楚。

苏联是冷战失败的一方,而日本是冷战另一方美国的盟友。这两次事故的舆论,相当程度上受到国际社会各国立场的影响。如利用事故拼命攻击苏联,甚至将伤亡数字夸大到远远超出世卫组织权威报告评估的程度。还有的或因为对日本的恶感,夸大福岛事故的灾害程度;或出于对日本的好感,对福岛事故竭力轻描淡写。这两次事故本身已经非常严重,是人类社会不分阵营共同面对的问题,实事求是地解读分析就可以。不要因为立场问题,片面夸大或者美化客观事实,造成舆论场的分裂。

切尔诺贝利惨剧的爆发,全球各国都得到了深刻教训,核电产业有了很大进步,科学界产业界信心不断提升。日本福岛本来是可以避免的事故,也有处理时间,却仍然发生了惨重事故。这再一次提醒社会各界,核安全问题影响重大,仍需要非常谨慎。

另一方面,也不必对核电产生恐惧情绪。切尔诺贝利和福岛都是较早的一代二代核电站,设计水平不够高,发生事故也可以解释。民众在足够了解现在的核电站设计之后,对安全利用核能会有足够的信心。如果对切尔诺贝利和福岛事故的讨论,演变成不分青红皂白的反核,那不是科学界希望看到的方向。各国政府应该在科学界的帮助下,做好对全社会的沟通与科普,不要放任种种夸张或者错误的说法流传。争取在一段时间以后,让社会重建对核电事业的信心。(作者是中科大科技与战略风云学会会员)

上一篇:张禄庆:自主创新是核电发展关键下一篇:工程院院士潘自强:“福岛核事故加重”站不住脚

推荐阅读
原中核集团党组副书记李清堂 履新 中航工业集团董事、党组副书记
原中核集团党组副书记李清堂 履新 中航工业
4月21日,中国航空工业集团有限公司召开党组扩大会,
新核准3个核电项目的机组容量如何?后续部署来啦!
新核准3个核电项目的机组容量如何?后续部
4月20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
6台核电机组一次性核准!总投资1200亿!
6台核电机组一次性核准!总投资1200亿!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4月20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
痛别!潘际銮院士逝世 曾任秦山核电站工程顾问
痛别!潘际銮院士逝世 曾任秦山核电站工程
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中国科学院院士、国际著名焊接工
华龙一号海外首个工程两台机组全面建成投产
华龙一号海外首个工程两台机组全面建成投产
当地时间4月18日,我国自主三代核电华龙一号全球第四
“华龙一号”漳州核电1号机组常规岛主行车载荷试验圆满完成
“华龙一号”漳州核电1号机组常规岛主行车
4月15日18时18分,“华龙一号”漳州核电1号机组常规岛
精彩图片
  • 原中核集团党组副书记李清堂 履新 中航工业集团董事、党组副书记
  • 新核准3个核电项目的机组容量如何?后续部署来啦!
  • 6台核电机组一次性核准!总投资1200亿!
  • 痛别!潘际銮院士逝世 曾任秦山核电站工程顾问
    关注我们
  • 微信公众号:
  • NuclearNet
  • 扫描二维码加关注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联系我们|网站声明|中国核网-核能领域第一垂直门户网站